澳客体育网-踩着钢丝“做”公关: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关于公关,业内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笑话:《非你莫属》在全国南北流行的时候,张绍刚调侃一个申请公关的男同学,“大人物为什么要做公关?整天穿老虎裙不怕别人笑话。是的,因为有幸在一家公关公司实习过,所以对大家对公关行业的误解深有体会:

特别是过年回家,家里各种亲戚问,听说找到工作了,怎么办?一时半会真的很难回答——。我甚至写了一篇文章讨论这个问题。有一个回答很有意思:“公关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如果你要把公关描述成一个一般的市场,别人会觉得你在卖。你说你是品牌,人家就觉得你在发小广告。所以别人问的话,只能说是在做营销,一般人不会继续问。”

公共关系的“危险”

其实一部《公关小姐》的电视剧对公关危害很大,很多人对公关还是有偏见的。如果做公关只是容易被人误解,考虑到收入比较丰厚,问题不算太大。但在这期间,随着该国针对澳大利亚游客的轰轰烈烈的政治体育网络,似乎受池中之鱼影响的公共关系已经成为一个“危险”行业。

就在最近,21世纪网总编辑和副总编因涉嫌新闻敲诈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上海润研——和深圳新麒麟两家金融公关公司。据报道,所有涉案人员都被逮捕并绳之以法。其中,我相信这两家公司最常见的公关从业者都难逃厄运。(详情请参考之前的钛澳体育网《财经公关:一个特殊灰色掮客领域的罪与罚》条)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些公关公司与澳洲体育网勾结“敲诈”,所以被这场灾难所摧残。但是仔细想想,后果会很可怕:1)虽然没有具体披露,但这两家公司肯定有一些基本的高管涉案。他们“出事了”吗?2)被澳客体育网勒索的澳客体育网也会涉及对接人员,也就是澳客体育网的公关。他们会被调查甚至被惩罚吗?3)请问澳洲客体网哪个公关部门没有向澳洲客体网行贿?如果是积累的话,应该也是比较大的数额。你心里有什么“恐惧”吗?

其实国内公关行业被类似事件牵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年底,一些公关公司因涉嫌“删帖”和“贿赂”而受到调查和处罚。最有名的就是口碑互动,恰恰因为这个事件直接倒闭了;在今年央视郭振玺事件中,一系列涉案人员几乎都与他们操纵的公关公司有关;澳客体育网的公关在这场风波中也未能幸免。业内传言,由于去年澳客体育网数名知名记者被调查,要求澳客体育网多名公关配合调查,其中身家较大的人一度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有传言称,国内最大的电商公司公关被查封,公司上前护送他们才安全通过。

公共关系的“困难”

去年和一个知名公关聊天,他开玩笑说“公关要享受高风险津贴”。对此我不置可否。公关是否成为“危险行业”,与其工作内容有着最直接、最根本的联系。公共关系也是一个标准的舶来词汇,在* * * * * * * * * * *中译为“公共关系”,指的是名人、商业组织、政府、非营利组织等组织,以改善与公众的关系,促进公众对其的了解,树立良好的形象,获得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在公司的营销中

从定义上来说,公关应该是一个比较“朝阳”的行业,有点类似于澳洲嘉宾体育网“宣传部”的性质。负责与澳客体育网沟通,维护澳客体育网形象。但往往听起来光鲜亮丽的工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甚至完全背离了原意,尤其是在“特色”鲜明的中国。

对于一般的澳洲体育网来说,由于自身发展量不是那么大,往往导致公关只是一种奢侈的“摆设”,但澳洲体育网是不可能把公关当成

保镖一样无限期养着——保镖很多时候也都只是摆设,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会体现其价值,所以公关就沦为了需要承担“廉价”的广告宣传作用——甚至很多时候,澳客体育网没有那么多的预算可以在澳客体育网上打广告,但为了要有曝光量,就不得不走一些“公关”的渠道。

这些渠道,往往会处于所谓的“灰色地带”——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出事,但如果到了出事的时候,可以说一抓一个准,之前被抓的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所以,由于“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存在,公关行业一定是澳客体育网犯罪的重灾区。

但更多的时候,公关从业者有着自己的苦衷:一边是掌管着自己澳客体育网的饭碗,另一边是“混沌”世界“控制”的业绩,真的是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办法进行挣扎或者反抗,更何况,在“整个行业都是这样”的情况下,公关就被“困”在了这样一个牢笼里——因为有求于人,公关更多情况下都很难与澳客体育网进行“平等”的沟通。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很明显,公关之所以遭此厄运,更多的时候是整个行业的“历史遗留”,而想要解决这历史之毒的办法,似乎只有两条路:要么澳客体育网能够“正确”的对待公关这个行业,不单单将其作为控制舆论和“廉价广告”的渠道,要么澳客体育网行业能够“态度端正”,扔掉那些所谓稿费、车马费、节日礼品的东西。

有没有像极了供与求的关系,澳客体育网承担了“求”的角色,澳客体育网承担了“供”的角色。也就是在“供与求”之间,达成了“买卖”——而这恰恰是国家和法律所不允许的,也是澳客体育网本身这个行业所坚决杜绝的。如果要掐断这层“买卖”,似乎从“求”的一端并不能解决,因为作为澳客体育网,最基本的就是希望能够控制舆论和宣传,只要有“卖方”,“买方”一定不会放弃“铤而走险”;唯一所剩下的也就是“供”方,如果掐断澳客体育网的这种“不正之风”,似乎也是一个双赢——这种“买卖”被掐断的同时,澳客体育网也可以更客观的做新闻和评论,重新获得公信力。

但,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澳客体育网之所以会不惜牺牲自己的公信力成为“供”方,很多时候是因为想要活下去。随着更加精准的效果广告的流行,传统澳客体育网的广告已经很难获得澳客体育网的青睐,这使得澳客体育网没有办法获得收入,在“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采用这种“踩着钢丝奔梦想”的行动。更有甚者,很多澳客体育网采用了类似于电信运营商采用的作法,采编人员都要背负广告任务,这种情况,采编人员为了完成目标,偶尔有“敲诈勒索”的行为也不足为奇。

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鲁难之庆父,公关之澳客体育网体制。体制、澳客体育网“腐败”和公关之间已经形成了这种层层递进的关系——报社体制僵化不堪,采编工资稿费万年不涨,导致澳客体育网通过“其他办法”赚钱,澳客体育网抓住这个机会或者是被迫无奈之下让公关出马进行交流,使得公关从业者进入到这种交易,进而使得公关这个行业越发的危险。

似乎,在这种关系之下,由于公关处于最上层,所以所能做的或者所能改变的非常有限。也正是这个原因,越来越危险的公关只能等着“危险”的临近。但是,如果预测不错的话,高风险代表高收益,或许在这种风头之下,公关公司的业务似乎会越来越好,因为这样,澳客体育网只需要签一个服务合同,就可以将风险完美的转移出去——“跟它签的公关服务业务,但具体跟澳客体育网的接触和操作手法并不知情”。

一场无厘头的折子戏,纷乱复杂而又精彩万分。作为“公关”的你,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最起码应该开始意识到这种“危险”了吧。

【作者微信公众号:“杨君君杂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