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必博-papi酱的一条广告千万起,趁着还火的时候一次性收割

罗振宇关于拍卖papi酱贴片广告的文章出来之后,几乎所有人讨论的热点都转向了“papi酱如何变现”的问题。

3月27日下午,8000块钱一张门票的“papi酱广告招标沟通会”在罗振宇的主持下如期举行,papi酱本人并没有出席,取而代之的是其合伙人杨铭(此前盛传的Angelababy经纪人)。

“她只要专心创作,关心这些干嘛?”罗振宇用他惯有的“傲慢”的腔调说道,“这也是我们想要告诉市场的,papi酱只负责内容,不需要关心其他的。商务运作,自然有他的合伙人杨铭,还有我们这些投资人来操心。”

对于papi酱如何变现的问题,罗振宇表示,自己一开始也很纳闷,直到第一次见到papi酱之前他都没有想明白该如何商业化。

3月17号,罗振宇和徐小平见了papi酱和杨铭第一面。“走到徐小平家楼下的时候,我还在和我的合伙人脱不花说,papi酱究竟该怎么变现?我想不出来。后来见了面。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突然明白该怎么做了。”罗振宇玩笑着说,只有自己这样的老男人,经历过央视招标那样的盛况,才能够产生制造新媒体的“标王”的想法。

在papi酱之前,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就曾研究过“网红”。罗振宇透露,去年年底他们就已经在观察网红这件事儿,不管是真格还是罗辑思维,他们对这群人都很感兴趣,包括网红们是怎么想的,商业变现应该怎么做。

“自从我看到网红这件事情,我TM都想退休。”徐小平曾这样对罗振宇表示自己对网红产业的浓厚兴趣。

无疑,papi酱的投资也是徐小平主导进行的。罗振宇表示,在3月17日见完第一面,罗辑思维CEO脱不花离开之后,徐小平就和papi酱团队商量了投资事宜,从估值定价、投资方式以及签署协议,都是连夜草草的完成。3月18日,罗辑思维与papi酱的第二次会面就有了传遍网络的那张图片(头图所示),21日,正式宣布要对外招标。

罗振宇还透露,在内容投资领域罗辑思维和真格的关系,就像罗辑思维是真格基金的投后服务部,真格基金是罗辑思维的投资部。“我和徐小平有个“君子约定”,对于一些创新型、内容型的项目,他负责投资,我们负责点火和发射,他看中的投资我们就跟。”

那么他们为什么看中了papi酱?除了巨大的流量背后还有什么?

1200万人民币,占股12%,估值一个亿。在宣布投资之后,各方的质疑的观点也纷纷涌出,罗振宇坦言,几乎所有的观点他都看过。他解释到,如果你把网红理解为流量,流量再进行商业变现,这完全是算错帐了。很多人质疑网红就是没看清这一点,围绕人格进行的产业资本聚合,是这个时代产业资本聚合的独特方式。

他进一步解释到,papi酱甚至网红未来商业化的核心是“魅力人格体”+“组织力”。而杨铭完全可以扮演组织里的角色,papi酱本身只需要做好自己的“魅力人格体”。

“人格大旗一竖,产业链上的其他资源会自动聚合过来,所以那100张8000块的拍卖前沟通会门票,三天就全部卖完了。”罗振宇在沟通会前接受了新榜的采访并向其透露道。

在解释招标的具体玩法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这个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的papi酱到底汇聚了多少流量。

根据罗辑思维给出的数据来看,papi酱个人微信公众号目前拥有粉丝2479513人,微博粉丝超过760万,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B站总播放量超过29398万次,并且其微信公众号已经保持了每周一更新的频率,单篇阅读最高220万次,平均阅读量80万。

而此次拍卖的标的物为:

内容:papi酱视频贴片广告

发布时间:2016年5月21日后任意一周的星期一

时长:可商议

发布次数:一次

并且此次拍卖还附有衍生回报:

papi酱微信公众号第二条位置推送一次,发布时间与广告贴片发布时间一致;

papi酱个人微博转发一次,发布时间与广告贴片发布时间一致;

逻辑思维微信公众号多次推送,其中包括:罗振宇60秒语音口播:2次、公众号图文第一条位置露出:1次、公众号图文位置露出:1次;

逻辑思维可应邀对合作进行全程监制(如果需要)。

当然,罗振宇也对竞标的对象进行了一定的限制。比如,“烟草、白酒、P2P金融、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等行业企业及医疗机构不列入招标范围。再比如,企业注册资金必须超过300万人民币。

在现场的沟通中,有珠宝行业、红酒行业、P2P行业以及传统的辣条生产企业都对此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对于行业门槛罗振宇解释称,“我们真的看不懂这些行业,即使你是对的。”而资本要求则就像8000块钱门票一样,注册资金是为了剔除“看热闹的”。

除此之外,在4月21日拍卖会当天,阿里拍卖会负责线上线下的具体交易,而优酷土豆全程独家直播拍卖现场情况,并实行边看直播边竞拍的方式。罗振宇预测,这次广告招标最终成交价肯定会在1000万以上,并且最后的中标者很可能是“只有在玩法上和组织架构上完全互联网化的公司以及抱着创业心态的公司”。

关于具体的创意,罗振宇并未提及,他尝试做了一些沙盘推演。“如果是我,我会怎么玩。比如我是一个基金,我5000万拿下papi酱,说是贴片广告,说时间多长了吗?papi酱是只有三分钟,你可以贴8个小时啊。再比如我是一家天猫的电商,在papi酱后面贴5分钟或者50分钟,一帧放5个二维码,每个二维码都是优惠券。”他表示,一切都是不确定性的。

这是在罗振宇关于此事所有的描述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话。

据了解,包括杨铭在内papi酱的团队目前只有三个人,而只有papi酱本人在负责所有内容的创作。内容的可持续性有多久?papi酱能红多久?这也是此前众多人的疑问之一,然而罗振宇给出了最直接的回答。

“papi酱能再火两年吗?谁都不知道。这个市场,每一个创业者都必须和不确定性共舞。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把papi酱未来可能的价值,在今天以一种众人瞩目的方式一次性实现,落地为安,为将来的转型升级留下充足的战略回旋余地?在将来,即使她不红了,也会因为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点做了这件事,永远被标定在历史的高度上。”罗振宇一口气说道。

他认为,能够被标定在这个历史地位上,反而给年轻并有才华的papi酱未来留下了充足的转型的空间和时间。

papi酱的合伙人杨铭在沟通会上的话并不多,他表示,未来也希望可以将papi酱打造成一个巨大的IP,但绝对不会按照传统艺人的角色来定位。并且,在招标会的这条广告之前不会接受任何广告。“未来团队还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参与,但我们对未来的广告表现或商业表现没有任何担心,只要好玩。”杨铭说道。

对于这个“经纪人”而言,或许也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像米未传媒马东和他的小奇葩们一样,孵化每一个类似papi酱的网红并组成IP,或许也将是他的玩法之一。

最后,如果你想去参与这次招标会,请准备好100万的信用保证金。(本文首发钛媒体)